招商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他马上安排人员搭设简易担架将伤员向包谷垴乡

他马上安排人员搭设简易担架将伤员向包谷垴乡卫生院转

近两年,随着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和财政资源的进一步收紧,“伊斯兰国”在军事上的崩溃将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剩下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胜利并不意味着和平的到来,更不意味着恐怖主义的完结。国际社会必须未雨绸缪,主动布局“后伊斯兰国”时代的反恐斗争,防止“摁下葫芦起了瓢”。

切断“肿瘤”转移路线,防止“伊斯兰国”总部转移。当前,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已不简单是“为了恐怖而制造恐怖”,而是有自己完整的政治主张甚至意识形态方面的诉求。“伊斯兰国”就意在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哈里发国”,使民众全部信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前些年随着“伊斯兰国”不断坐大,世界各地恐怖主义势力有合流的趋势。根据联合国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截至2015年底,全球有34个武装组织宣布效忠“伊斯兰国”,包括非洲的“博科圣地”、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组织等。虽然目前“伊斯兰国”在中东的大本营临近崩溃,但其极有可能如恶性肿瘤一般转移扩散,依托其他组织或分支重建总部,死灰复燃。国际社会应努力避免这一现象的发生。

增加“药量”,严厉打击“独狼”式袭击。所谓“独狼”式袭击,即发动袭击的恐怖分子不属于任何组织,袭击发动前很少有信息传播交流,因而很难防范。随着叙利亚内战和各方对“伊斯兰国”的打击,大量中东难民涌入欧洲,不少恐怖分子混入其中,给欧洲的安全稳定带来极大隐患。数据显示,2017年才进入第5个月,全球就已经发生409起恐怖袭击事件,共造成2841人死亡,这其中很多都是“独狼”式袭击,法国、德国等多个国家都深受其害。各方应加强信息交流和执法合作,始终保持对“独狼”式袭击的高压态势。

加强“体检”,切断恐怖“病毒”网络传播渠道。“伊斯兰国”利用新媒体、社交网络等信息技术手段,散布极端宗教思想,恐吓群众,鼓吹袭击。“伊斯兰国”在国外知名社交网站和上都有专人维护账户,并用多种语言推送文字、视频等信息,与支持者直接互动,传播极端思想和招募信息,鼓动追随者发动袭击。对此,各国应当密切合作,加强对相关网络信息的监管,切断恐怖主义思想在互联网上的传播渠道。

7月8日17时20分,南苏丹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突然在南苏丹总统府、联合国 营区附近激烈交火。我维和步兵营立即进入一级战备,各战斗小组和各类战车迅速出动,官兵们冒着枪林弹雨在 营区和1号难民营外围建立防御。

“上弹夹的声音、金属撞击的声音响成一片,每个人都带足了弹药。”回忆当天的情形,维和步兵营一连副指导员刘秀芬说,获悉武装分子扬言要进攻联合国营区,战士们群情激昂地冲向各自战位。

从8日到10日,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的冲突逐步升级,坦克、武装直升机等重型武器相继出现在 营区附近。

10日18时39分,一枚火箭弹击中正在1号难民营4号哨位执行任务的105号步战车。战车后部的载员舱内有李磊、陈英、姚道祥、吴乐6名战士。

105号步战车遇袭后,紧接着又一枚火箭弹在附近爆炸。尽管情势危急,但附近官兵仍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从遇袭事件发生到急救再到把伤员送至 营区一级医院,仅用时24分钟。得知需要献血,在场官兵齐刷刷地挽起了袖子。

7月11日9点多,王震赶到 营区一级医院。看到战友永远闭上了双眼,已经在哨位值守了一夜的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抢救室里泣不成声。但是,王震向战友的遗体三鞠躬后,默默地走向哨位。因为他知道:只有把任务完成好,才是对烈士的最好告慰!

王震就是维和步兵营全体官兵的缩影。尽管心中悲痛万分,但官兵们擦干泪水,继续在炮火硝烟中履行使命。

南苏丹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这次武装冲突是近一段时间最激烈的一次,造成当地近300人死亡,6万人流离失所,没有1名武装分子越过我维和步兵营防线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