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他几乎可以掰着指头一个个细数每一名新兵身上

他几乎可以掰着指头一个个细数每一名新兵身上发生的变

海拔高,思维层次要更高。作为未来高寒山地作战的“磨刀石”,该基地近年来转变理念主动作为,加速从传统实弹靶场向作战试验平台转变,全方位锤炼前来驻训部队的战斗力,探索出一条山地实战化训练路子。

红方事先设计的作战方案被全盘打乱,擅长山地作战的蓝方,充分利用地形和大雾,以少胜多。

“不能用平原作战思维,去准备高原的战争。在未来信息化战场上,地形环境、天气条件依然是重要的制胜因素。”

该基地领导说,作为训练的组织者和“判官”,他们必须从改变各级思维观念入手,改革组训方式,将一支支前来驻训的部队逼进奇、峻的战场环境中摔打磨炼。

他们探索出红、导三方分离的自主对抗路子。部队不再按“脚本”走程序,导演部临机确定演习地域、临机提出战斗构想、临机设置难题。一大批写在纸上的所谓创新战法被淘汰出局,数十项符合高寒山地作战训练实际的新战法在对抗训练中应运而生。

他们明确高寒山地作战训练的内容、标准,全程抓督导考评,让部队进入基地就如同进入预定战场。他们全面强化基础训练,一个营一个营地考核转移机动、野战生存、实弹射击等能力,把部队拉到通信指挥全部失灵的深谷沟壑,练“走、藏”等能力。

上午8点出发,某“拳头”部队过关斩将,所向披靡。深夜,高寒场区气温骤降。在严寒中蹲守一夜,没有穿大衣的该部官兵,个个冻得瑟瑟发抖。当对手发起进攻,他们自然兵败如山倒。

“未来高寒山地作战,战场环境、气候条件等作战数据至关重要。如果我们今天没有数据意识,明天就会付出血的代价。”该基地领导的话震耳发聩,引发了官兵对粗放型训练的反思

作战数据不精、不全、不详的现象时有出现,一些指挥员拿出的作战方案,还是依托平原的作战数据,很多关键性的作战数据缺乏。

一些指挥员对高原高寒环境对单兵体能、武器装备性能等方面的影响认识模糊,认为组织部队在低海拔地区戴着防毒面具搞变速跑等组合训练,就可以模拟高原缺氧环境

数据是未来战场制胜的关键因素之一。为真正给部队注入山地作战的全新“血液”,基地从提升实战化训练的质量和水平入手,加强对作战数据的采集和管理。他们组建近百人的机动导调队伍,深入高原、平原以及各个作战末端采集作战数据,以此修正战法应用中的“想当然”。

他们严格按照实战要求组织演练。部队进入预定地域前,导演部要求先机动数百公里,依次采集装备的完好率、抢修率,组织开辟道路、转移的时间,以及通信受干扰程度、受干扰手段等数据。桥梁断了,必须调度工程机械严格按程序进行实际作业。

记者在海拔3000多米的训练场区看到,驻训官兵每天冒着严寒全副武装徒步行军,每月进行一次连续12个小时以上的强化训练,每周进行一次夜间野战生存训练,无论风霜雪雨,宿营点始终按打仗标准设置多道夜哨

一系列举措不仅从头到尾对官兵进行换“血”、换“脑”,更是建立了不同海拔高度官兵体能、战斗力提升指数、制约因素,以及非战斗性损伤等详细的数据库。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在于:有的指挥员眼中只有过去的“敌人”,把对手想得很弱小;有的津津乐道联合作战,在实际战斗部署中依然摆脱不了炮兵火力攻、步兵冲山头的旧模式。有的动不动就提借鉴外军先进作战理念,其实只是简单模仿

“世界军事变革风起云涌,高寒山地作战形态也发生了深刻变化。”该基地领导说,只有真正把未来作战对手、作战任务研究透,才能获得战争的主动权。

近年来,基地高度重视“蓝军”建设,建成了常态化的“蓝军”指挥机构、“蓝军”学习研究室、“蓝军”作战数据库,从作战席位设置、指挥方式、兵力部署等方面全方位模拟“蓝军”。

前年,基地增设了环境构设、导调等新型作战力量,使复杂电磁干扰覆盖全场。由一个分队专门负责模拟未来强敌,构设假阵地、假装备,以及通信信号模拟、雷达光电模拟、环境背景模拟等,使战场变得更加复杂多样。

他们在军区率先展开指挥对抗演练探索试点,将激光交战模拟系统、复杂电磁环境构设系统、一体化指挥平台等,与联合导调系统全面集成,打造出适应未来体系作战要求的综合作战实验平台。基地每年都要与各师旅团指挥机关轮番进行实战化、实案化对抗,全方位检验联合作战指挥谋略水平。

“未来山地作战打的是信息力、保障力,谁率先解决了保障中的难题,谁就抢占了战争先机。”前不久,基地在组织拉练演练中,将医院、后装、维修等一同纳入考核范畴,按照一线作战部队标准检验实战能力。

2月10日将是又一个“国际互联网安全日”。自46年前互联网在美国创立、20多年前开始走向大众,“安全”一直是全世界越来越多网民的期盼,也是越发依赖互联网的各国的追求。

互联网给人们生产生活带来前所未有的便捷,但同时互联网发展也对国家主权、发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战,迫切需要国际社会认真应对、实现共赢。

如何建设安全、有序的互联网,不少国家都在寻求良方。而值得注意的是,却有国家逆“共治”的潮流而动,图谋一家主导、一国独大,一味谋求自身的“绝对安全”。

在媒体报道中,人们经常性地听到从地球某处释放出的“黑客来袭”消息。比如,过去两个月里,相关新闻不断:“美国声称索尼影像被朝鲜黑客攻击”“美国声称中国黑客窃取隐形战斗机机密”“美国新安全战略声称受到网络黑客威胁”

互联网从美国起源,全球互联网核心基础设施大多在美国,各种核心技术的主要供应商是美国企业,美国还有最大的网络情报机构、全球首支大规模成建制的“网军”以及“网络司令部”。

明明是唯一制定网络进攻战略的国家,明明是公认的黑客大本营,却将自己描绘成“黑客事件”的受害者,似乎它才是受到互联网安全威胁的最大“苦主”。

其实,扮演“苦主”,里面是有“甜头”的:拿“外国黑客”说事,个别政客和党派可以增加政治资本,情报机构和军方可以获得新的授权或预算,相关承包商可以获得各类订单